<dfn id="83r6k"></dfn>

<dl id="83r6k"></dl><sup id="83r6k"></sup>
<em id="83r6k"></em>
      <sup id="83r6k"><menu id="83r6k"><small id="83r6k"></small></menu></sup><menuitem id="83r6k"><meter id="83r6k"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<sup id="83r6k"><menu id="83r6k"><form id="83r6k"></form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|
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王天培

          王天培

          關鍵詞:王天培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        • 相關機構: 天柱信息港
          • 電 話:
          • 網 址:http://
          • 感謝 qqid8356298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        • 點擊率:1769

        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          王天培介紹:

             王天培,原名倫忠,進貴州陸軍小學堂時始改名天培,號植之,侗族。一八八八年(清光緒十四年)農歷戊子年臘月初四生于貴州天柱縣執營(今名“織云”)鄉。父大瀛曾任清朝“綠營兵"都司,三十六歲解甲歸里,娶妻立家室,生天培弟妹十五人,天培行四。
             天培在少年時代進私塾讀《四書》、《五經》,清末廢科舉改學堂,始在天柱縣官立高、初兩等小學堂肄業。嗣于一九o七年,與劍河縣李世榮同到貴陽,考入貴州陸軍小學堂,一九0九年畢業。其時正值清皇朝極弱之際,帝國主義虎視鷹瞬,中國豆剖瓜分,迫在眉睫。李、王二人深感國是日非,有志于講武救國,故成績均佳。宣統元年(公歷一九0九年)同升入武昌陸軍第三中學。
            辛亥革命爆發,王天培以崢蠑歲月之年,值風云變幻之會,以陸軍第三中學代表名份立起參加武昌起義,旋參加收復漢口之役。王奔走于武漢三鎮與劉家廟之間,宣傳革命,組織力量,奉命督戰鳳凰山要塞。是時袁世凱統兵南下,攻占漢口、漢陽。袁氏此時已入新華春夢,并不思進攻武昌,但武昌城內則感危在旦夕。黎元洪黃興相繼出走。其時中山先生已在南京成立革命政府。王天培在此危殆中,與孫武張振武鄧玉麟等仍堅守武昌危城。直至革命軍代表與袁世凱達成協議,清帝溥儀遜位,黎、黃復回武昌主持,共和完成。王天培領中山總統所發之“開國紀念手槍”一支。對于是役,王實有微勞。一九一二年(民國元年)王天培進保定陸軍軍官學校。王在保定軍校,思想比較激進。民國三年(公歷一九一四年)與同學穆永康,吳國梁到北京。當時袁氏偵探密布,凡言行激進者,皆誣以“謀刺”或“危害民國”等罪下獄。穆永康、吳國梁與王天培三人思想激進,言行不羈,穆、吳二人被捕下獄。王天培出于行俠仗義之心,毅然赴獄自承脫穆、吳于難。事后,王得同鄉議員營救,查明王系保定軍校學生,因而獲釋回校。


             一九一四年(民國三年)王天培在保定軍官學校畢業,受派回黔,由當時黔軍總司令王電輪委令到黔軍第一團任見習排長。由于王在當時黔軍當中學籍較高,旋由排長升任連長。
             一九一五年(民國四年),袁世凱背叛民國,自稱皇帝,改元洪憲。蔡松坡在云南樹起護國義幟。黔軍總司令王電輪思想比較進步,與蔡松坡密電聯系,決計響應。但其舅父――貴州督軍劉顯世弟兄,巳接受袁世凱封號與所賜袍服,欲殺王電輪以免禍。只是迫于當時形勢,不響應起義,則貴州將首受兵禍,王電輪兵權在握,殺之亦不可能。于是電達南京馮國璋上將軍,呼吁制止袁氏稱帝,這自然是毫無作用的。黔軍隨即參加護國義舉,出兵入湘,與袁世凱所部北洋兵在芷江、黔陽、托口等地進行戰斗。
            王天培在護國戰役中,率所部連隊隨第一團由龍溪口(即今新晃縣)進政芷江,在芷江附近與袁氏北洋軍激戰。在奪取晃芷間殺牛坪之戰中,王所率連隊打得出色。直至袁世凱死亡,護國軍事結束,王天培由連長晉升為黔軍第二團第二營營長。旋因王以陸軍小學、陸軍中學、保定軍校出身,嫻于軍事學術,復調任模范營長。
            護法軍興,黔軍響應入川,攻下三百梯,進駐重慶,王天培以軍功升黔軍第二團團長。
            黔軍入川后,與四川軍閥反復角逐,互爭地盤,王天培所部二團中,黔東南侗族、苗族青年較多,稟性淳樸,遵守紀律,比黔軍他部較好,時稱之為“姑娘兵"。駐扎各地時,很少出外游蕩,尋花問柳;在野戰或巷戰中,亦較少焚屋掠財之舉。與川軍相比較,自然受到人民歡迎。江津縣曾為王天培建立生祠,雖不免予逢迎陋習,但所部第二團官兵在紀律方面確遵守較好,而王天培具有救國愛民思想,約束所部較嚴,乃系事實。
            王天培所部黔軍第二團,雖被稱為天柱“姑娘兵”,但作起戰來,卻沉毅勇猛。一班人守一個陣地,敵人以數倍兵力常屢攻不下。四川軍閥,素多內訌,.互相爭奪地盤,但為趕走黔軍,卻暫時合作,聯成一氣向重慶進犯,這一黔軍根據地岌岌可危。黔軍傾全部兵力,,只有五個營,由王天培指揮,拒敵于悅來場激戰三晝夜,川軍遺尸遍野,攻勢被挫,重慶賴以保全。
             一九二一年(民國十年)廣西軍闋沈鴻英、陸榮廷反復作梗,黔軍奉廣州軍政府孫中山之命援桂;王天培率第二團為前衛,打敗桂軍陸廷榮部韓彩鳳旅于柳州。到桂林后,孫市山先生聞王所部紀律良好,又能聽從指揮,為革命出力,忠誠可靠,頗為嘉許,遂任命王天培為中央直轄黔軍第二混成旅旅長。同時,還送了幾本《-》給王天培,叫他好好閱讀。當天,王以晉見中山先生的經過告知朱品三(朱在非常大-幕僚處供職,與主交情篤厚),并說:“中山先生真正偉大。今后我堅定宗旨,追隨先生革命到底。”過了幾天,王天培及其胞弟王天錫均加入中國國民黨。
             一九二二年(民國十一年),貴州督軍劉顯世與黔軍總司令王電輪舅甥之間,雖然不是革命與-之間有主義之爭,但舊與新,保守與改良的矛盾,則日演愈熾。劉顯世的財政廳長張協陸,為王所迫,服火柴頭-自殺,劉王矛盾更趨深化。王電輪假辭職去上海,授意所部五旅為亂,殺郭子華于市、督軍劉顯世-出走。王天培奉孫總理命,率所部回黔定亂。是時王電輪在上海被刺身死,袁祖銘以資歷、實力作為黔軍領導人,打著“定黔軍"旗號回黔定亂。王天培系袁舊時部屬、當然擁袁,遂被被任命為黔軍第二師師長。
             滇軍頭目唐繼堯乘貴州五旅之亂,派唐繼虞統兵入黔,外假護送劉前督回黔之名,內行侵占貴州地盤之實。袁祖銘,王天培與彭漢章等人此時認為劉前督是自己前-,且滇軍勢盛,貴州人民窮苦,不如四川富裕,若與唐爭,于民于己均多不利,遂隨袁祖銘援川,復占重慶。
             王天培部由團而旅而師,擴充甚速,兵員不足,武器更為缺乏,遂于重慶向上推薦,任李世榮為該師第二旅旅長。李與王系歷屆同學,李又自稱天柱人,想抓武裝,以遂其勃勃野心。到職后,駐在江北,一面招收兵員,一面向當時黔軍總司令部多方運動,將在川歷次繳獲之壞槍發給己部,雇用槍匠日夜修理,費盡心力,將第二旅補充得相當完備。王天培卻派其弟王天錫來接任第二旅旅長,要李世榮仍去廣州當代表。李世榮迫予情勢,不得不把第二旅武裝交出。但對王天培此舉卻非常憤恨。李世榮曾對我說:“我到總部不知告了多少人情,才把槍要來。若是他去要,朱紹良哪會給他。我到處托人把槍匠找來,日夜監督修理。我的勤務兵,連警鞋都沒有穿的。我辛辛苦苦才把第二旅補充好,他(指王天培)派他弟王天錫來接哪!為他人作嫁衣裳,到頭來一場空,算了!”說時咬牙切齒,從此,李王之間暗中產生了裂痕。
             一九二五年(民國十四年)唐繼堯夢想0西南領導,命唐繼虞率所部的在黔滇軍,取道廣西入粵。唐繼虞前假護送劉前督為名,統兵占領貴州全省后,黔政大權旁落其手。劉顯世巳成傀儡,并且備受排擠,已不能再主黔政。黔軍總司令袁祖銘,派所部第一師師長彭漢章率所部回黔接任貴州省長。王天培派兵一個團,由第二師參謀長王某率領.助彭回黔,駐獨山,都勻等縣。,袁授王天培以貴卅軍事督辦名義,雖有其名,然王并來回黔就職,仍駐重慶。一九二六年(民國十五年)夏,川軍各將領提出“川人治川”,要求黔軍退出川省。袁祖銘仍不想走,王天培堅決主張出兵參加北伐。先是國民黨中央黨部陸續派陳漢瑜,吳玉章(共產黨員)來渝動員黔軍參加北伐,王天培接受了吳玉章的動員,訣心加入革命行列。同年(一九二六年)農歷五月廣州國民政府任命王天培為國民革命軍第十軍軍長,王在綦江宣誓就職,隨即出師取道湖南的東部,加入大革命.袁在不得已的情況下,也接受國民政府的任命,以周西成為貴州省長,自己統領黔軍出湘。
            王天培隨黔軍入湘,循舞陽江而下,兵次新晃、芷江之間,黔軍在洪江解決了巨匪唐大王、唐三王,沿途肅清其余殘匪。到芷江,王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十軍軍長兼左翼軍前敵指揮。率領九、十軍及五個獨立師,溯沅江而下,經辰州進駐常德,袁祖銘旋由洪江到常德。王率所部渡洞庭湖,經公安、石首等地,分兵進駐澧州、津市各要地。王自率所部由沙市攻占荊州
            袁祖銘進駐常德后,其人并無革命理想,仍沿用在川故技,一面任國民革命軍左翼總指揮,一面又與北洋軍閥勾結。坐鎮常德,以觀虎斗:國民革命軍勝,則取宜昌渡江占豫陜;國民革命軍敗,則占長沙。國民黨知其謀,于一九二六年農歷十二月廿七日派國民革命軍第八軍(軍長唐生智)的師長周瀾于常德誘袁赴宴,擒而殺之。 
            彭漢章脫離部隊,輕身魯莽前往武昌,尚欲為袁申訴,被國民黨逮捕槍決。
            王天培一則因自己曾率兵入桂,受孫中山先生賞識,授以中央直轄黔軍名義,再則身在軍中,不離部隊,蔣介石亦不敢貿然下手。遂命王所部集中宜昌、沙市,由蔣派員點名,以便按人數發響。點名結果,全部官兵實有二萬五千人(按:在宜昌收編吳佩孚的盧金山部三個師又三個團后,全軍已達九萬之眾)。
            一九二六年(民國十五年)初,寧漢尚未公開0,蔣介石命令王天培所部經武漢蕪湖集結待命。
            蔣在南京組織繼續北伐,以李宗仁任國民革命軍第三路軍總指揮,集結安慶,沿津浦路向北推進。這時合肥被圍,待援甚急。李親仁命王天培所部第十軍與第二十七軍聯合,直搗
            舒城,以緩合肥之圍。王率所部攻下舒城,并準備向蚌埠前進。李以其所屬廣西部隊第七軍與第十五軍由蕪湖渡江,向巢縣、唐埠從左翼進攻。以十軍、二十七軍與三十三軍直搗肥水。攻下肥水后,合肥之圍遂解。十軍進而攻占蚌埠,控制了運河中段流域。
            徐州古城,為兵家必爭之地,但孫傳芳在江南被國民革命軍打敗以后,退守江北,與山東軍閥張宗昌聯合,共同抗拒國民革命軍。這時徐州之守敵約五個軍。總指揮李宗仁命令十軍與王金韜部進攻徐州。十軍第二十八師師長王天錫,二十九師師長楊勝治、三十師師長潘某(王之另一胞弟天生此時尚未任師長),獨立團團長羅啟疆,還有一些雜色部隊及收降殘部。敵人在徐州外圍設了三道防線。 彼時十軍人心振奮,士氣甚旺,接連攻破敵人第一、第二道防線。敵人在濉溪口、黃山頭、夾溝、元山等地筑有堅固工事。二十八師攻濉溪口,與敵軍反復爭奪陣地,獨立團團長羅啟疆前往補充。生力軍到,士氣一鼓,遂將敵軍擊潰,占領了濉溪口。二十九師攻黃山頭,經過苦戰,亦將敵軍擊潰。、三十師與獨立團分攻夾溝、元山、亦相繼獲勝。敵人外圍陣地盡失,徐州城自難扼守。同時王金韜部亦進至徐州城下,敵人不敢戀戰,棄城逃竄,十軍遂將徐州攻克。蔣介石聞報大喜,發給十軍七月份薪餉四十萬元。軍心愈益振奮,接著組織追擊,克楊泉驛。敵乃扼守韓莊要隘,十軍漫山遍野進攻,敵不能守,十軍遂將韓莊要隘奪獲。
             這時十軍已越過運河,向臨城縣進攻。獨立團團長羅啟疆自告奮勇,愿作前鋒攻下臨城。羅部進至城下,敵兵據城以守,-密集,接近城垣,已屬不易,要想爬城則更困難。羅啟疆知稻草能御槍彈,命所部士兵頭頂稻草,手提煤油桶,沖到城門洞,將稻草堆積、澆上煤油,放火燒毀城門。一時火光燭天,城門被焚坍塌,火焰直射城中,而羅部機槍又對準城門猛射,敵無法抵御,棄城而逃,羅團遂攻克了臨城。
             攻下徐州后,王天培曾集合全軍講話。他站在臺上,笑容滿面地說:“別人說我是王大炮。我這個大炮,在武昌第一炮打出了中華民國,第二炮就要使北伐成功,統一全國。第三炮將要使世界革命完成。"王天培之說“世界革命”亦非馬克思主義的世界革命,只不過是孫中山先生遺屬中所說的“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,共同奮斗,”打倒列強,那樣一種舊民主主義思想體系。但是在這一思想體系指導下,王天培對北伐事業,確是忠心耿耿地在實干著的。
             攻下徐州,又克臨城,敵人累遭挫敗,士氣巳喪,濟南動搖。十軍兵至滕縣,敵人已不敢死守,一戰即克。之后又乘勝連克兗州、泰安界首張宗昌退守濟南。此時十軍收降敵軍殘部不少,全軍已由駐宜昌、沙市時的二萬五千人,增至十萬之眾,如果再攻下濟南,收編幾個師就更加龐大了。蔣介石、何應欽深恐十軍勢力擴充,壯大自重,無法控制,才電令十軍停止前進,并停發軍餉,斷絕補給。
             帝國主義以中國作角逐場所,劃分勢力范圍。山東久已為日本帝國主義勢力侵占,張宗昌又與日本帝國主義素相勾結。日本軍閥已見國民革命軍節節勝利,逼近濟南,于是一方面公然出面聲明,不準北伐軍經過濟南;一方面派日本兵參與張宗昌部隊作戰。張宗昌取得日兵之助,又搜集自俄兵參加,并將孫傳芳余部及己部重加整頓,對國民革命軍進行反撲。北伐軍-逐步撤退。十軍退守運河,復與敵激戰。黔軍士兵跋山涉水,矯健如猿,時而插入敵右,敵人掠疑后退,十軍復克臨城,與敵軍犬牙交錯,反復搏斗于官橋、滕縣之間。是時左、右翼友軍后撤已遠,十軍孤軍突出,將有被圍之虞,遂亦向后逐步撤退,直至夾溝。
             蔣介石見北伐不利,親率大軍往援。分兵三路進攻徐州。蔣自任中路,王天培任左路。王天培受命后,集合連以上軍官講話,鼓勵大家再度拿下徐州,為黨為國立功,并補充各部彈藥,挑選精壯,將老弱俱留后方。全軍一鼓作氣,攻占徐州城外的臥牛山、九里山、云龍山。俯瞰徐州古城敵軍動態,歷歷在目。同時派二十九師與友軍配合,攻下肖縣,繳械萬余。十軍官兵滿以為徐州指日可下,殊不知整個情勢巨變,非所能料。
             一九二七(民國十六年)八月初,寧漢斗爭更加激化。蔣介石敵視中國共產黨比北洋軍閥更甚,存心放棄北伐。加以張、孫所部在日本兵驅趕下,猛撲而來,國民革命軍北伐部隊,全線后撤。
             王天培所部第十軍退至蒙城,王不甘后撤,心中想的還是“直搗幽燕,痛欲黃龍",不料蔣來電命王赴南京面商要事。王亦想親到南京,晉謁各當道,陳述善后,重振旗鼓,繼續北伐。及抵南京,蔣介石已于八月十二日在上海通電下野。八月十四日,王到軍事委員會晉見時,即被扣留。宣布的罪名是“經理無緒”。旋移禁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。是晚深夜,復以專車押至杭州浙江省防軍指揮部-。一九二七年(民國十六年)九月二日(農歷八月十二日)夜半,王天培將軍被殺害于杭州城外拱辰橋,終年三十九歲。
            王天培將軍馳騁于四川,蓬勃發展武裝部隊時,朱紹良任黔軍參謀長,駐在重慶黔軍總司令部。在軍閥割據紛爭年代,參謀地位只是一個幕僚,供主管官指使,作計劃,下命令,并無實權。因此朱常想掌握武裝,才能擁權自重,為所欲為。王天培對朱亦以幕僚視之,朱尋機爭取帶兵時,王寸步不讓,因而與朱有隙,積久成仇,二人心中已成互不相容之勢。
             貴州五旅之亂,何應欽系王電輪妹夫,王假辭職去上海時,與何久有密謀。五旅亂中,敢于殺害郭子華,逼走劉顯世,何應欽暗中實主其謀。袁祖銘率“定黔軍”進駐貴陽,何應欽逃往昆明,袁派人追至昆明行刺,彈穿何腹部,入法國醫院搶救得活,何對袁、王、彭三人抱有殺身之恨。袁租銘被殺于常德,彭漢章被槍決于武昌,惟王天培尚存,何應欽心有余恨。蔣下野時,軍政大權交何應欽代理,斯時朱紹良與同在中央,兩人同仇共恨,見王脫離部隊,只身到京,機會到來,當然不會讓王活下去了。 ,
            王天培被扣后,、心中明白,自己已落在兩個仇敵手里,已無生望。在獄中函達家屬說: “昔岳王忠于宋,不免秦檜之害;今我已入岳王末路矣!萬不料青天白日旗下,亦有秦檜其人者。忠奸不并立,古今同一輒。生寄也,死歸也,生死不足惜,其如公理何”(見《哀啟》)。自南京移杭州時,在車中寫有《寧歸歌》一首,大意與上函相同,只是用歌詞形式表達,現已不復記憶。足見王天培已知自己不見容于蔣,又落在仇人手中,必被謀害,不能幸免是實。 
            “經理無緒"這一罪名,從王天培歷史經過事實看,不為無因。王在四川歷任團、旅、師長,他的親戚楊××,一直為他經理軍需業務。黔軍在川,軍餉并無定款。駐在外地時,則在外縣場、鎮自己籌措,專賴重慶領款,常不可靠。因此黔軍多不能按時發餉,每月撥糧、發副食費(亦稱萊金),月終有款時,每兵發三元,二元不等,少則一元,甚至有時一二個月也不發。士兵零用,只能分點副食費。節余這種情況,已成習慣。因此,主持軍需業務的人,便有從中舞弊之機可乘。軍需處楊××在十軍中拿走多少款,無法統計。所可知者,其在青島置有房產,自住一幢樓房,極為華麗。十軍有人到過他家,知道他在銀行存有巨款。王被扣后,楊旋逃青島,逍遙自在,度其寓公生活。
            攻下徐州時,中央撥款四十萬元,此時應照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制度按級發餉,但十軍也沒有這樣辦。
            據當時可靠傳聞,“經理無緒”是蔣介石手令扣留王天培的罪名。按當時情況,王天培是前敵大將,‘累立奇勛,至多是申訴、記過。以此下前敵大將于獄,已屬過分,更不是殺大將理由,且王天培一生,并未置有良田美宅,更沒有銀行存款,更不能以此將其殺害,王天培之死,實別有主因。
            蔣介石素殘忍狠毒,謀殺宿將以吞并其武裝,成為他的慣伎。王天培所部黔軍,發展到近十萬的大軍,而且團結善戰,黔軍宿將惟王獨存,必欲去之以確掌其武裝,是為王致死主因。且蔣自領中路,進攻徐州,敗退下裁要找一個替罪羊以諉卸自己失敗之責,王天培正中其彀。至于何應欽為人,知蔣最深,對蔣異常恭順,事無巨細,必向蔣先請示而后行。何應欽從不敢用貴州人,可見何對蔣小心謹慎,不敢稍有放縱。殺王天培這個前敵大將,沒有蔣的授意或暗示,何應欽絕不敢這樣作。蔣雖下野,何即蔣化身,蔣利用何王矛盾,令河應欽殺王而自隱其奸,這才是事情的本質。在王天培被害后四年(民國二十年八月),國民政府下了一道命令:“前國民革命軍第十軍軍長王天培,忠勇性成,夙嫻韜略,效勞-,歷著奇勛。詎×××嫉妒賢能,排除異自,于十六年八月間,乘王故軍長自前線返寧請見之時,遽加禁錮,繼施極刑,黃鳥殲良,古今同概,追維往昔,悼惜良深,故軍長王天培著軍事委員會從優議恤,以彰先烈,而示親苑,此令。”軍事委員會決議:照陸軍上將亡例,給恤二十年,每年領洋八百元。給治喪費三千元,(見《哀啟》)。并在貴陽市開了追悼會。
             國民黨政府命令中,既沒有提出“遽加禁銅,繼施極刑"的人的姓名,更沒有懲辦殺害王天培這樣一個前敵大將的罪犯,,一紙空文,諉過藏奸,實是欲蓋彌彰,此益足見蔣介石老好巨猾的丑惡心腸而已。
             編者按:十軍在湖北宜昌一帶擊敗吳佩孚的長江中上游司令盧金山部后,收編盧部四個師,這時十軍已擴編為九萬之眾,及十軍會師武漢,改為江右軍直下安慶后,蔣介石陰謀奪王天培兵權,任其為安徽省長,王拒不就任,旋又率軍北上,勢如破竹,攻下徐州,連克兗州、泰安等城,張宗呂部師長曲同豐張敬堯等派代表到泰安聯系,擬于十軍攻到濟南,即反正相投。這一消息為蔣、何所知,懼王壯大自重,乃決心殺王。何應欽的私仇,亦促其陰謀得逞。這是王被殺害的主因。
            (作者:黔東南州政府) 
         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          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          糾錯信息:
          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天柱!
         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          標題:
          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          其他本地歷史信息

          電話:18585537098 傳真: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地址:天柱縣鳳城鎮鴻發街16號 郵編:556600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4-2018 天柱縣信息港運營中心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          京ICP備09021873號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        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          时时彩一天赚2000技巧
            <dfn id="83r6k"></dfn>

          <dl id="83r6k"></dl><sup id="83r6k"></sup>
          <em id="83r6k"></em>
              <sup id="83r6k"><menu id="83r6k"><small id="83r6k"></small></menu></sup><menuitem id="83r6k"><meter id="83r6k"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83r6k"><menu id="83r6k"><form id="83r6k"></form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83r6k"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83r6k"></dl><sup id="83r6k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83r6k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83r6k"><menu id="83r6k"><small id="83r6k"></small></menu></sup><menuitem id="83r6k"><meter id="83r6k"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83r6k"><menu id="83r6k"><form id="83r6k"></form></menu></sup>